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星际回收商 > 正文 1799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shinjunghwan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因为时间不多了,她问道:“怎么联系不上,不会用星际传链吗?他刚刚还在,能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星际传链用了,可是不通啊。www.399xs.com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。所以还请蓝依儿大人你再想其他的办法,我们这里不停的联系,要是联系上了,马上让他去父王哪里求情。”

    蓝依儿略一沉吟,马上想到好多人,可是她却发现,没有一个人敢在尊上面前辩论是非,大神不行,已经边缘化,这其中还有他明里暗里很多手笔,要不是策神拉着大神,大神早就没有什么存在感了。逍遥王也不行,只是王室的一个符号可好,别说求情了,他连在尊上面前说话的资格都几乎丧失了,这其中好像也有她蓝依儿明里暗里的不少的手笔。除了这两人,其他的更没有了,好像她自己把自己给坑了。心机再多,到头来也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蓝依儿急忙道:“你们继续联系,不要停。我这边再想想办法,想想办法联系其他人。天机仙音呢,天机仙音呢?”蓝依儿慌了神,一指自己的女儿,“你马上去找天机仙音,让她现在就去求尊上,求尊上给你王弟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蓝依儿的女儿忙离去,去找天机仙音,现在她也惶恐,自己的母后一下子从高高的天上跌到地下深渊,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干看着。要是自己的母后,自己的弟弟都不行了,过一段时间自己靠谁去?靠父王,父王对她不怎么待见好吗?一直视她如废物。

    蓝依儿见策神的女人也离开,急忙联系大神,大神正离开王宫,听到蓝依儿说这事,急忙道:“这件事我真的有心无心,先前的事已经让父王把对我的信任全部用完了,父王警告过我,王室的事我不能再问。你不是想把我也折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我没有这个意思,不管如何,他都是你哥哥,你们一个血脉,你能救他一定要救他,王室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再死人王室不成王室,就是个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不是我考虑的事情,有尊上在,有王上在,这是他们二人考虑的事情,我只要做好我的亲王就行了,其他的一概与我无关。你找其他人去吧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蓝依儿骂了一句,混帐,急忙又去联系逍遥王,希望逍遥王能帮他一把。这叫病急乱投医,蓝依儿明知道逍遥王的存在只是一个符号,一个象征,但她还是不死心,危亡之时,一点希望都没有人愿意放过。瘫在地上的家伙开始发抖,明白过来,自己只有几分钟的活路了,大声哀求蓝依儿,“母后救我,母后救我,我不能死,我不能死!”

    蓝依儿,狠狠的抽过去一记耳光,厉声警告,“闭嘴,别浪费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浪费,我不浪费,母后你马上找人,马上找人。找策神,找大神,找逍遥王,找天机仙音母后,找一切能找的人,一定要救我,一定要救我。”

    蓝依儿在自己儿子身上下了一个禁止,让他的哀嚎声传不出禁制之外。自己这边联系上了逍遥王,“王爷,我是蓝依儿啊,出事了,尊上要杀我的儿子,你的孙子……”

    逍遥王似乎知道了什么,语气十分的平静,“尊上扫除掉一切野心家是应该的,蓝依儿,你清楚武弃星上还有几万王室血脉,他们和你儿子一样,都是亲王,这没有什么意外的,你找我无非是想我出面救你儿子,可是你要清楚,武弃星上那些人和你儿子比起来一点也不差,甚至还要超过你的儿子,因为他们身上都是武勋,开国立朝他们都立下过汗马功劳,他们犯错生死无救,你儿子和他们比你觉得能例外,是不是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王爷,王爷,我知道我以前做事有些没有兼顾到你的感受,是我的不对,我给你陪罪了,我只有这一个儿子,无论如何请你救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蓝依儿,你知道我的处境,在王朝我是没有发言权的。不是我拒绝你,要是尊上主动问我的意见,我肯定不愿意王室只有那么两三个亲王,我的想法是越多越好,可是基于以前我犯过的错,这种意见我不能主动说,你去找策神,只有他能让尊上改变主意。”

    蓝依儿急忙道:“王上也再找,只是联系不上,不知道他去哪了。还请逍遥王爷现在出手劝一劝尊上,缓一下,只有几分钟时间了,时间一到我儿的命就没了。我求你了?”

    逍遥王停顿了一下,才道:“找不到策神,你现在马上带着你儿子去尊上哪里跪下认罪,我这边联系大神,我们二人尽快赶过去,一起向尊上求个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谢谢王爷。”蓝依儿说完,提着儿子朝外掠去,见人就问见没见着尊上,起先没有人知道,后来有一个策神王上身边的近侍告诉她,尊上带着王上去尊上的空间里去了,什么时候出来,不知道。她身子一软瘫倒在地,朝天凄凉的喊了一声,“尊上啊!”

    等逍遥王与大神一起赶到,他们也没有办法,在尊上自己的小空间里,谁也没有办法联系上,只能等着尊上自己出现。策神的三位女人也陪着天机仙音聚拢过来,天机仙音道:“还是要等尊上出现,我们只能等。要是天道,我们没有人能挡的住,要是尊上授意别人来做,不管如何,我是不许,可以我担心,是天道出手,大家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等着吧,只能等着,一众人站在那里,远离了蓝依儿和他的儿子,怕他们遭雷劈牵连自己。大神眼睑微垂,这就是清算,新王上权力全无,是一只无爪的猫,这个时候,有些野心家未免觉着机会有了,有了侥幸之心,想铤而走险。可是,他们都不想想,尊上是哪么的好对付的,什么都不想就敢把新王上的王权收走,哪可能吗?就是没有尊上威慑,不是还有策神吗?策神这个人看似不在乎,可是谁要轻视他,丢掉的就是性命,武弃星上那些死了的,活着的人都是证明。要说策神真的愿意自己的儿子被人推下王座,他肯定不会愿意把王权现在就让给儿子,让儿子成为一个笑话。儿子是策神的,荣辱都有他的份,他能不想吗?想,就会有应对的办法,哪怕尊上不出手,他也会暗中出手让一些野心家生死两难。

    他都明白的事情,他就不明白了,蓝依儿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犯下如此幼稚的错误,让自己的儿子说出那些不知天高地厚,自己作死的话来,明知道尊上杀人从来都不犹豫,还说那些大不敬的话,难道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?还是说蓝依儿自信过了头,一直都认为她是最独特的,尊上哪怕是自己死,用自己的性命换她的活都可以。认为不管她做什么,尊上都会包容,都会不放在心里面。这叫什么,恃宠而骄。事实总会教人做人。尊上出手,直接就让蓝依儿明白,事情总不会全是她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逍遥王看没有自己什么事,就示意大神随他到一边去,在场就他们两位亲王特殊,一位是尊上的生身之父,虽没有发言权,但没有人敢轻忽于他。一位是陪伴尊上最长的人,当下又是王上最信任的兄弟,更没有人敢轻视。这两人有事要说,自然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到了旁边,逍遥王传音给大神道:“这件事你怎么看,难道尊上要把王室清理一空?”

    大神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但尊上要不是逼到必须出手,是不会动人的。现在动了人,只能说某些人做的事超出了他的底限和忍耐程度,其中到底如何,不是你我二人这等身份能知道的。逍遥王,王上被尊上带到空间难道是聊天,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沟通。”

    逍遥王点头赞同,“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,咱们两个以后可要注意了,少问事,少管事,少说话,少动作。后天仪式一结束我就回我的封地去,到时候我们一起走?”

    “可以,在这里我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,那就一起走。其实,我想要是尊上真让策神监管护持王权,以策神的性子,咱们俩个绝对会被他拉下水,就是尊上不想我们沾手都不可能,那是一个愿意分享权力的人,不说大公无私,但却是让人无话可说。要是不愿意,这两天我们要躲着他一些,免得到时候躲不掉。其实,真有可能躲不掉。尊上管不上他,他权力又比我们大,我们这些年受到他的照拂颇多,他提出来,还真不是我们能拒绝的。是尊上,咱们清清冷冷,信策神,落入泥里,他也会死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逍遥王一笑,道:“当初我对你们是真看不上眼,总觉得你们只是尊上一滴血所化,没经母胎化育不算得上真正的人。那时候在我心里面只有两位王后所出的王子殿下才有资格执掌王权。我那时也没有看清过自己,总以为自己很重要,尊上不管,我是最有资格过问天下王权的人,除了尊上没有人可以和我相提并论,就是雷蓝依儿天机仙音也不如我,那时我打压你们,还想着把雷霆王朝没有死的人解救出来,合并到王室之中,是我天真了,没有想过尊上的想法,也没有在意你们这些军功之人的想法,尊上不理会我,自顾自的做事,把雷霆王朝的人一扫而光,只有一个没有骨气的,现在在王朝行走,翻不起什么花来。后来我又想让两位王后的血脉登上大宝,只是没有那个可能,不管是军队,府院没有一个买我的帐。再后来,发生了那些事,我一再边缘化,让我认清了现实,看清楚自己的定位。策神即位,我没有支持,也不敢反对,但我总觉得他名不正言不顺,在我心里面你们不是尊上的王子,只是一滴血脉,没经过化育,只能是工具。可是策神作得非常非常的好,没有动乱,没有大动作,没有口号,没有伤筋动骨,新旧交替就完成了。王朝的政策表面上看上去没有变化,全是雷蓝依儿制定的老一套,实际上在不断的完善,不断的充实,同样的也有一些改变在悄悄的进行。换成那俩个,不是我看不起他们,估计不折腾个花儿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大神朝后看,蓝依儿丧魂失魄,她儿子瘫坐在地上,完全吓呆了,眼睛定定的,没有了精气神,完全是一副要被吓死的样子。这也算是自作自受。他心里一动,传音给逍遥王道:“他们的事我们只能陪着,你我都知道这种事没有我们什么事,发言权一点也没有,就是尊上出现,我们俩个能干什么,你敢挑着头儿去讲情,要尊上给你留一份情面吗?”

    逍遥王摇头,“我没有那个脸面,尊上也不会给我留一份情面。在尊上面前,我的情面远不如他治下一个平民。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事,要是挑头,只有你,我随着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大神笑道:“你啊,别把我推到前面去,我还想好好活着呢,我那帮兄弟随我一起南征北战,东拼西杀,论功劳,论重要性,比地上这位强百倍,不也是那样吗?那个时候,我可没有听说蓝依儿王后在尊上面前替他们讲过什么情,要是她讲,我想不会全死了,怎么也能再多活几个。在她眼里,我们的命贱,同样,在我们的眼里,她生下的儿子命和我们一样,并不比我们高贵,也不比我们珍贵。讲情,我不会,但你说的对,随着大家下跪,我愿意,我也希望不再死人,但挑头,呵呵,我和你一样,没有那个资格。你猜这边一出事,尊上就把策神叫走,这其中有没有其他的事情,是不是直接堵住言路,铁了心要人死。”
厕奴男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