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女生小说 > 美漫丧钟 > 初临美漫 第1535章?告一段落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shinjunghwan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“麦子!”

    苏明把黑钻丢给女恶魔,自己则举起巨剑,迎着那些召唤出来的怪物而去。www.399xs.com

    这些异形怪物虽然块头不小,但毕竟只是没脑子的野兽,对付起来十分简单,伴随着绞杀的触手四处乱挥,他很快就清出了一条道路,露出了保护圈中的瑟茜本尊。

    麦姬肯只是轻飘飘地飞过去,用黑钻在瑟茜胳膊上划了一道,女巫,包括还没有成型的新天蚀,就都像是被抽水马桶卷住了一样,瞬间消失在漩涡里。

    对方一直在呕吐,根本没办法进行抵抗,这让麦子也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丧钟的计划是一环套一环,一旦掉进坑里就是一连串的埋土,根本就不给敌人一丝喘息之机啊。

    被天蚀侵蚀的人,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意志力,果然被丧钟安排了,人类的身体果然还是太脆弱。

    战术是很诡异,麦子不清楚为什么瑟茜见到死侍就吐了,她自己认为韦德长得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但不理解战术无所谓,最后效果证明有用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“关住了?”

    苏明随手把夜幕交给绞杀,让它用长长的触手去清理剩下的怪物,自己则回到了麦子面前问话。

    麦姬肯手拿黑色的水晶状物品,对着它念了一句恶魔语,随后双手用力将棱柱形的黑钻压扁,接着抓住扁圆的边际慢慢扯开。

    她把黑钻改造成了一面小圆镜,能够看到已经恢复了平时外貌的瑟茜正盘腿坐在里面,像是睡着了一样,她的红色头发耷拉了下来,胸前还捧着代表巫术之力的三月徽记。

    那光芒依旧是那么耀眼。

    “封印完毕,一万年后再找我加固一次就行,当然,到那时你可要准备好代价。”

    魔王笑着往镜面上哈了一口气,还用手掌擦了擦,观察了一下里面的动静没有异常后,她把镜子丢给丧钟。

    “呵,希望到那时我还活着吧。”

    苏明收起了镜子,只要巫术这个概念还在,颠倒人万一想要背叛,那就要再仔细掂量一下了。

    一旦魔法失去了控制,丧钟还可以转而扶植巫术起来,以天穹议会和卡玛泰姬做底子,再度改变Dc魔法界的局势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只是万不得已时的备用计划,现在颠倒人和丧钟的合作正处于蜜月期呢。

    “别人我不知道,但是根据经验来看,你这样的魔鬼肯定能活到一万年的。”麦子笑眯眯地拍拍苏明的胸甲,同时暗示性地搓了搓手指。

    她的任务全部完成了,秩序之主以及巫术女神她都帮丧钟搞定,现在该是收获的季节了,吸溜!

    一堆钙片而已,苏明自然也不会赖账,通过这次行动他基本掌控了Dc的魔法界,还为将来的计划消除了一些隐患,同时入手了迈亚转送给戴安娜,还发现了失落维度科尔。

    只是用一些电影换到这么多东西......公平交易就是好!

    “走了,回迈亚去,我会让钢骨把你剩下的报酬交付。”

    苏明反手掏出了那破旧的防毒面具,怎么进来的,自然还要怎么出去。奥里安和摩纳克不正在迈亚的城堡里昏睡着嘛,就走他们的梦境好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戴安娜一脸严肃地走到他的身边,挤开了麦姬肯后盯着他,伸手把自己的套索从苏明腰带上拿回去:“你得把事情说明白,唐娜是怎么回事?你又什么时候认识卡西了?”

    她的视线变得犀利起来了,仿佛要看穿所有真相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防毒面具被苏明戴在了脸上,像是猪嘴一样的滤毒罐处吐出了一个肥皂泡,这个泡泡越来越大,在银色月光下反射着七彩的光。

    巨大的泡泡成长到房子的大小才停下来,他招招手,示意每个人都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别想跑。”

    因为以前的跑路前科,戴安娜干脆抓住了他的一只手,拉着他一起走进泡泡。

    苏明叹了口气,防毒面具下传来沉重的呼吸声:“不会跑的,接下来还要对付狂笑之蝠不是?放心吧,倒是你,被剥去了女巫之刻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或者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,那本来就不是我想要的力量,没了刻印我反而觉得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戴安娜打断了他的话,在丧钟封印瑟茜期间她基本也想明白了,虽然一开始是很气,但她也不是傻子,自然发现那都是丧钟骗瑟茜的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知道,心里还是有点别扭,理智上知道战术没错,但情感上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明回答。

    随着死侍在地面上抓了一把土之后,他最后一个走进泡泡。

    大气泡伴随着轻轻的一声‘啵’炸裂开来,而之前进入它内部的几人,在彩虹色的光斑中骤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再醒来的时候,苏明的脑袋枕着摩纳克的右肩,韦德的脑袋枕着摩纳克的左肩,三人并排挤在一张小床上。

    戴安娜和麦姬肯则在地板上睡在一起,她们坐起身来看着窗外的太阳,对戴安娜来说,一切仿佛都像是一场白日梦。

    然而,摩纳克的表情十分痛苦,昏迷中的他吸了吸鼻子,在梦中都干呕了一下。

    韦德复活一般跳下床去,活动了一下腰杆,他的腹部已经自愈了,而且像是忘记了在巫术之月中发生了什么:“早上好,斯莱德,早饭喝咖啡吗?我去买星巴克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苏明也爬了起来,给痛苦的摩纳克盖上小杯子:“现在的真实时间还是半夜,迈亚的日出被我调整过,记得么?”

    “哦,对,我想起来了,我们刚从巫术之月回来,还从摩纳克的梦境中借了路......上帝啊,那真是一个兔子的地狱。我没想过数十万只兔子,七窍流血地在黑暗中同时惨叫会是这个样子,魔法王子没有疯掉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韦德明显心有戚戚,他虽然自认为见多识广,可这还是第一次进入别人的梦境之中,还是噩梦的那种。

    魔法师的噩梦明显比其他人的噩梦还要荒诞不经,几乎可以算得上不可名状了,苏明还有了点内疚,原来摩纳克平时压力这么大的么?连睡着了梦中都是兔子们找他索命?

    无名之徒们能够转移他身体上的代价,却无法让他摆脱精神上的痛苦么......

    “别提那个了,走吧,先得给撒旦把账结了才行。”
厕奴男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