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我只想安心修仙 > 第六十九章:天分两边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shinjunghwan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开裂的山峰上燃烧着熊熊大火,蝗神自裂缝之中苏醒。www.luanhen.com

    “兹!”

    那巨大的翅膀振翅展开,山头的火焰化为一圈吹而散开,浓烟滚滚和沙石朝着山下滚落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三灾散人将倒塌神像之上的锁链扯下一抓,那蝗神就从地底之中冲出,而其就势刚好坐在了蝗神身上。

    血红色蝗神身上的血肉不断增生,缠绕在三灾散人下半身上,一人一虫二者竟然连为了一体,好似天然的一般。

    层层锁链缠绕在二者之间,形成一层铠甲,护住他们的要害。

    振翅、融合、起飞。

    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就在顷刻间完成,蝗神马上载着三灾散人振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还我徒弟命来。”

    三灾散人此刻已经不成人形,手中高举着黑幡如同地狱恶鬼一般怒吼咆哮。

    其手中握着的黑幡名为瘟神幡,百年以前有高人以安乐山脉中一株千年食人异树瘟神树化成的,看似是死物,实则依旧留有生机,保留这棵异树的大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坚硬无比,水火不侵,摇曳便能够放出瘟瘴之气。

    只是用之代价巨大,一催发,这瘟神树就会立刻活过来,食人血肉。

    此刻三灾散人光着膀子,抓着瘟神幡的手和右半边身体都化为了黑色,层层根须随着手臂插入三灾散人体内。

    根须抽取着它和蝗神的血气和灵韵,那非人一般的黑色手臂,挥舞着瘟神幡,化为滔天瘟瘴之气朝着天上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驾驭着蝗神,左手锁链,右手黑幡,这模样,颇有些像是坊间传闻的安乐神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那么山霞县安乐寺中的神像那么神圣威武,反而邪恶狰狞至极。

    那和蝗神融合的下半身,根须锁链盘结的黑色上半身,让人恐惧作呕,如今老百姓想象之中最丑陋可怕的妖魔,也不过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天云之上,道人目光垂落而下,手腕一扭,握紧了青龙剑。

    这三灾散人面目狰狞,凶狠而充满仇恨的看着他,掀起滚滚瘟瘴黑烟而来。

    天上的白云和地上的黑烟相碰,犹如阴阳割裂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云君张开口,滚滚大风吹去,那浓郁瘟瘴之气顿时散开。

    只是散开之后,却不见了那骑在蝗神之上的三灾散人身影。

    再一看,原来其到了半空之中就是一扭屁股,在弥漫的黑色烟瘴之中驾驭着蝗神转向。

    借机向着南方逃了。

    刚刚还很不得生食这云上道人之肉,为自己四个徒弟报仇雪恨的三灾散人,转眼已经看穿恩怨,放下了仇恨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这一幕,别说是云上的驴大将军和云君、青龙童子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就连空尘大仙目光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道人最后不由得轻笑出声,弹指间,云君已经牵着云光,在万里云海之上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霞县。

    城中正是满城风雨,城内所有和安乐寺有关的人员都被搜寻了出来,不少运气不好的直接被愤怒的百姓直接当场打死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些运气好的,还有没有那么大直接关系的,则被差役抓到了县衙里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罪该万死,杀了他们已经是便宜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县衙内外,都是群情激愤的百姓和平民,一个个呼喊着要让这些人偿命,报仇。

    县衙之内,县令查寅则正在安抚大家,一边审判堂下犯人,毕竟之前安乐寺的信仰传得这么厉害,也有他很大一份罪责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是遭受蒙骗,但是谁让他是县令呢,此刻若是不能够极力挽回错失,他这个县令估计也就当到头了。

    由县丞宣读了罪责之后,最后县令一拍惊堂木。

    “尔等这些妖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这个时候天突然黑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影子从外面侵入了进来,将整个县衙遮成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县衙之外拥挤着等待着最后审决的百姓门一个个抬起头,就刚好看见天穹之上铺天盖地而来的蝗群,还有另一头而来的滚滚黑烟。

    双方交错,彻底将云霞县的阳光遮盖住了。

    “蝗虫!”立刻就有人高喊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全部都是蝗虫!那黑烟又是什么东西?”众人高呼,之前路过的小群蝗虫,就足以够吓人了,此刻这情况,更让人恐惧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全部都往这边飞过来了?”

    黑烟之中,一声嘶鸣,群蝗疯了一样的拥挤过来。

    于黑烟之中,众人隐隐看见一只巨大如同小山一般的赤红色飞蝗展翅高飞,恐怖的姿态和影子,吓的不少看清楚的人直接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铺天盖地的蝗虫,就好像迎接着它们的帝王。

    而那蝗神所过之处,前来迎接他的蝗群不断死去,一个个体内的血气灵韵不断抽出,融入蝗神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不少人直接尖叫出声,那是不敢置信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那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难道就是天上放下来的妖魔?老天爷放下来惩罚我们的蝗神。”老汉吓的连连后退,直接被县衙那高高的门槛绊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蝗神……这就是蝗神啊!”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这种东西……原来真的有这种妖魔。”山霞县的县令查寅也从堂上冲了下来,仰头看着天穹那恐怖的妖魔,腿脚发软,有些无力的靠在门框之上。

    “完咯,完咯!”

    连蝗神都出来了,还有这遮天蔽日的黑暗,众人绝望之际,只感觉灵州没有救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条火龙穿透天际而来,盘旋黑暗之中直接炸开。

    层层火云将天都烧红了,密密麻麻的蝗群燃烧为灰烬,更多的蝗群则如同雨一般朝着地面落下。

    “空尘子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些凡人,将我逼到绝处,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同一类人,我们才是同类。”

    处于火龙轰击中央的蝗神更是在其中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,三灾散人哀嚎不已,亡命振翅朝着远方逃去。

    黑暗破开,云光万丈。

    云霞之中有人盘坐于高处,驱散一切阴霾。

    “天上还有人!”耀眼的光芒落下,都不及那云头之上的仙人夺目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那是神仙啊!”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,但是依旧人有舍不得挪目。

    “腾云驾雾,呼风唤雨。”山霞县的县令眼睛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仙人乘云追逐那蝗神的踪影远去,一黑一白,逐渐消失在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而整个县城之中,则是死去的蝗虫和片片飞灰不断落下。

    仿佛下了一场特别的雨。

    这场景,奇异而梦幻。

    随着蝗神嘶鸣召唤,整个灵州大地的蝗群皆数纷纷而来,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灵州天空到处都是蝗群,铺天盖地,统一朝着蝗神所在之处飞来,一路惊起多少目光。

    三灾散人驱使着蝗神吞噬着蝗群之力,蝗神也由原本的赤红色,逐渐的变成了红玉一般的颜色。

    后面紧追不舍的道人乘云一路操控着火龙在灼烧着蝗群,同时还不断的削弱灼烧着蝗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三灾散人在烈焰之中,不时摇动瘟神幡放出遮云蔽日的瘟瘴之气,阻拦道人追上来的脚步。

    二者一路而过,漫天蝗群就好像赶过来赴死一般,不断化为黑灰虫尸落下。

    转战半个灵州,不知道多少灵州百姓亲眼目睹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蝗神,是神仙下凡来收蝗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得好,死得好,全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烧!烧!将那蝗神也烧死!”

    沿途到处都是跪倒和呼喊的灾民,渴求祈祷着让神仙将蝗神收回天上去,欢呼雀跃的看着蝗群死去。

    空尘子仿佛刻意让这三灾散人将整个灵州的飞蝗群都召集而来,以毕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最后二者停在了灵州大地腹心之地的上空,灵州城之上。

    灵州城方圆百里,都能够亲眼看见二者之争。

    仙人身着道袍,脚踏漫天云霞。

    妖魔面目狰狞,卷起滚滚黑烟。

    天空也分成界限分明的两边。

    一边是云光万丈,清风明月朗朗乾坤。

    一边是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的蝗虫,绵延到天尽头将天都压黑了一半。

    此刻那三灾散人已经彻底妖魔化了,看不出半分人形来,但是一路而过,他此刻也看出了道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得不召集蝗群来此,这是他最后的翻盘机会了。
厕奴男友